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河大建築  >> 正文 選擇字號【遞四方香港末端查詢】

鐘樓、水塔與風車的故事

【新聞作者:時勇  來自: 《河南大學報》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我們要講的鐘樓、水塔和風車,是原來河南大學校園中即實用又好看的一道“奇景”,它們都在七號樓附近。現在,隨着社會的發展和進步,這些風光一時的“新發明”也早已過時且不復存在了。如今的學生,若不聽這故事,怕是很難想象過去它們給大家帶來的快樂了。

圖一 當年的鐘樓

“進大門後,迎面有一奇景,即所謂鐘樓、水塔、風車,三者結合成一景觀。”(《國立河南大學學府紀聞》,台灣南京出版有限公司1981年版,簡稱“紀聞”)這是當年學子對它們的描述。鐘樓,處於當年校園的中間,七號樓(博雅樓)的東北角,它可不是中國傳統的鐘鼓樓樣式,而是將“校令鍾”掛在很高的架子上(見圖一)。“鐘樓,為全校司令設備,師生生活起居、上課、下課等一切活動,均以鐘聲為準。鐘聲洪亮,河大校園遼闊,早以鐘聲為全校傳達行動之工具,為鐘聲遠播起見,鐘樓設於水塔之上,更是清晰悦耳,遠近可聞。”關於河南大學“校令鍾”的故事,筆者已在《河南大學報》中講過多次,這裏不再贅敍。

水塔和風車

河大校園中過去確實有好幾座水塔,除西門內南側現在仍存的一座外,還有科技館後面原醫學院建造的樣子很講究的水塔,小禮堂西側還有一座抗戰期間日本人建造的水塔(當年河南大學校園曾被日本鬼子搶佔為司令部)。而校園“奇景”中講到的水塔,是在七號樓(博雅樓)的東南角,它不同於現今常見的“頭大身細”的現代水塔,而是一座下粗上細的堡壘式水塔(見圖二)。“紀聞”中這樣描述説:“水塔,當時開封自來水還沒有普及,尚屬初建時期,河大各實驗室、宿舍,需水甚多,水壓更是樓上實驗室必有之裝置。故於七號樓前,鑿一深井,井上建水塔,塔上有鐘樓,水塔輸水至各實驗室及各樓房,僅供實驗室及生活用水。同時賴水塔水面,助鐘聲之遠播,一舉兩得,堪稱妙用。”

畢竟是對母校幾十年前景物的讚美,言語怕難免有些出入。如“塔上有鐘樓”,筆者猜想大概是鐘樓高於水塔的意思。至於“賴水塔水面,助鐘聲遠播”,恐怕就是有些聯想了,當時的水塔上面應該不會是敞開式的。關於這座水塔的故事,原化學系的周汝唐是這樣講的:“在宮殿式七號樓東南角約10米處有一深水井。井旁有一貯水塔,塔高約與樓齊。水由馬達抽至貯水塔後,再輸往各處‘服務’。而化學系所屬各室,即此塔供水之第一站。化學系所屬各室與生物系所屬各室,均在七號樓下面,第一基層上,就領域言,此一基層之‘南半球’屬於化學系。此一基層之‘北半球’屬於生物系。而化學系接近水塔,且朝向南方,算是‘近水樓台’、‘向陽花木’。”(原載1976年台灣《國立河南大學校志》)別隻看化學系同學“近水樓台”的樂趣,他們也有刻苦攻讀的艱辛呢。如周汝唐所述:“化學系專業課目,實驗特多,若干同學,往往夜以繼日,孜孜不息,埋首實驗室中,系主任胡叔平先生常對同學雲:‘我每見實驗室中,燈火明亮,我心中更為發亮。’某同學曾作打油詩一首,以志箇中辛苦。其詩云:理科最苦是化工,朝朝暮暮實驗中;報告寫成夜已冷,七號樓頭月如弓。”

“奇景”中的最後一個,便是那風車了。從外表上看,它還真像我們小時候玩耍的風車(見圖二),只是塊頭大了許多,作用也不僅僅是迎風轉轉讓人好看。它可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初,物理系霍智庭講師為利用開封多風天氣(開封當時又俗稱“風沙城”),解決學校電力不足無法抽水入塔的困難,精心設計的大風車。它“直徑五公尺,鋼架結構,架設井上,利用風力抽水入塔,三者配合,蔚成雄壯美麗之畫面,為河大校園中,增添一特有之景色。”化學系的同學離風車最近,不僅上課、實驗用水便利,還獨享觀奇景的優越。“開封多風,民國20年物理系講師兼某鐵工廠廠長霍智庭先生曾設計在深水井上建一鋼鐵支架,上端裝一大風車,借用風力抽水。風車直徑,約可三米,葉片四片,用鋁製成。迎風旋轉,氣勢磅礴,與校牆外之十三層鐵塔對峙,伏案在實驗室中之化學系同學,偶然隔窗一望,觀此‘運轉鴻鈞’之‘巨靈’,頓然胸襟大為開朗。”筆者想,若是今天再現幾個風車於校園之中,一可懷舊風情,二可發電節能,豈不美哉悠哉?

錄入時間:2021-06-04[打印此文]【遞四方香港末端查詢】[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