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河大建築  >> 正文 選擇字號【遞四方香港末端查詢】

鳥瞰河大園

【新聞作者:時勇  來自: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從身背相機跨入河大校門起,我就盼望着能用一幅完整的圖片展示出不同時期河大人的歷史傑作,讓世人一睹古老河大園的整體面貌。

我首先瞄上了後勤倉庫院內的大煙囱。在此負責的姚師傅怎麼都不放心,最後他解下晾衣服的繩子親手系在我腰上,反覆叮嚀後才將我放行。由於拍攝點遠離並垂直於校園中軸線,這幅單手(另隻手要抓梯子)拍攝的校景五張接片因主要建築表現不到位而不夠成功。

河大鳥瞰園

我又選擇了處在中軸線上的大禮堂作為拍攝點。在它的二樓西北角高牆上,有一個預留的登高通道口,由此可通過昏暗狹窄的小路來到禮堂後面屋頂的出口。我在禮堂屋脊的正上方又拍攝了一幅三連張的接片。這次拍攝最大的遺憾是畫面中沒有標誌性建築大禮堂。

吸取以上教訓之後,學術交流中心(見圖左下部)興建那年(1990年)的大年初一,我又進行了第三次嘗試。在正對校南門的提升架最高端,我一隻手抓着鐵架,一隻手從懷中掏出相機,頂着刺骨的寒風,拍下了第一張有點模樣的河大正面鳥瞰圖。遺憾之處還是高度的不足,其次是“歡度春節”橫幅被風吹了起來,整體效果受些影響。

1992年的一天,張放濤副書記通知要我做好準備,讓我乘飛機航拍校園。我十分興奮,但很快就變成了壓力:自己從未上過飛機,身體是否適應;在有限的時間內,能否抓住“鏡頭”,我着實沒底兒。

第二天,在開封機場,我硬着頭皮鑽進了那架軍用直升機。機上負責的同志讓我們從門口拍攝。我校白小兵老師肩扛攝像機一屁股就焊在了門口艙板上,下半扇門就這樣讓他給包了圓。市裏有位記者肩扛攝像機直立其後,給我留下的就是他左肩之外那點縫隙了。他們兩個從起飛就能開錄,而我只能瞪大眼睛,半按快門,緊張地捕捉拍攝點。

由於飛行員對開封地形不熟,我們轉了兩圈才瞄準了鐵塔,我機動地觀察着逐漸映入眼簾的大禮堂、東十齋、科技館、六號樓、校大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當到達該幅圖畫面位置時,我儘可能拿穩早已調整好(當時是手動相機)各種數據的相機,果斷地按下了快門。由此誕生了這幅地道的河南大學鳥瞰圖。凝固了這位八十歲壽星的舊貌與新顏。當我立即上卷,再想去拍攝第二張時,飛機已經越過東城牆到了郊外,又逆時針方向環繞河大一週後返航。

穿行於300米(聽飛行員講)雲層之中,眺望着古老而又充滿生機的河大校園,那誕生於不同年代,展現出不同風格的歷代建築名作,在東西幹道的環襯之下,像是鑲嵌在一起的顆顆寶石,光彩奇異。依着飛機提升的高度,仗着“一覽眾山”的開闊視野,我將這些建築給排了個座次:第一位"建於清代雍正年間的河南貢院號房和晚清遺留的那座“公主樓”;第二位,始建於民國四年的六號樓;第三位,是建成於1921年的東西一、二齋;第四位,是建成於1925年的七號樓與東五、六齋;第五位,是建成於1934年的大禮堂;第六位,是建成於1935年的東三、四齋;第七位,是建成於1936年的校南大門;第八位,是建於日寇佔領時期的小禮堂和供水塔;第九位,是與共和國同齡的東西工字摟(現後勤總公司用樓與文學館北邊樓房);第十位,是20世紀50年代迅速崛起的行政樓,政教樓,中文樓,化學樓,東七、八、九、十齋以及十號樓等建築羣體。

歲月如梭。2002年河大(90年校慶時,我再次有機會蹬機鳥瞰這塊迷人的寶地。十年之間,萬象更新,河大更美了,河大更大了。此時我才明白,這幅所謂的河南大學鳥瞰圖,早就成了絕版。時至今日,雖然河大已不是單幅圖片所能容,可我用鏡頭記錄河大變化的夢想依舊熾熱。

錄入時間:2021-06-01[打印此文]【遞四方香港末端查詢】[關閉窗口]